书博网 > 修真小说 > 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> 第1282章虚念玥卿
    “跟你父亲真像,可又不一样!”

    来人俯视着正在为李云烟治疗伤势的无心,暗金色的眼眸中显现的神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?”

    好似从神秘人的话音中听出了熟悉的感觉,白发仙想到了一个人,一个应该已经死去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怎么可能还活着?

    甚至还变得如此强大,让他都倍感压力,不比当年老宗主来的差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玥卿?”

    紫衣候也大为震撼,基本确定眼前之人正是那位北阙二公主玥瑶,也是上上代宗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位怎么会出现的?

    “我爹是我爹,我是我,自然不一样的!”

    将李云烟的心脏伤口勉强愈合,无心站起身来直视着那名面带纱巾的白发女子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此人很强,堪比当初在慕凉城应对的孤剑仙洛青阳,甚至要更强一点,很可能半只脚踏入了那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臣服于我,或者,死!”

    收敛心绪,玥卿淡漠给出两个选择,要么臣服,要么死!

    “我不想臣服,也不想死!”

    无心笑,不过内心却慌得一批,只能祈祷邪门师父没说错,希望这位阿姨真管不住裤腰带爱着自家老父亲,不然今日不仅有性命之忧,谋划的大好局面也会随之崩盘。

    那就亏大发了?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作出第三种选择!”

    手中长剑散发出森然的寒气,玥卿不喜欢他人违抗自己,哪怕对方是那个男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,但我父亲有!”

    虽然内心慌得一批,但无心依旧笑得很从容。

    雪白的长眉微蹙,玥卿没有言语,静静等待无心接下来的解释。

    既然是那个男人的儿子,便给其一个解释的机会,可如果解释不能让她满意,哼哼……

    “卿姨认为什么才算是死亡?”

    无心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,不过也没想着这位老阿姨会回答,转而看向气息已经平稳下来的李云烟。

    “她刚刚被刺穿心脏,心脉也被切断不少,按照常理已经算是死了,但我刚刚将她救活过来,这便是一种起死回生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是我从师父那里学来的,而师父的手段更高,只要还存有意识就能复活,甚至转世。

    我另一位师父忘忧禅师你应该认得,他在数月前坐化于寒水寺,但却留下了一颗舍利子和神魂,前段时间已经被我师父复活转世,化名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眉头皱更紧,玥卿有了一个猜测,一个她不敢相信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虽然早已身死,但却有残魂存留,只要付出一些代价就能转世重生。

    可师父不想复活我父亲,所以我想请卿姨走一趟雪月城,用绝对的实力说服他复活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笑容越发灿烂,无心相信这位老阿姨肯定会上钩的,前提是对方真的深爱着那位老父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,那就只能乖乖臣服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杀父仇人,我凭什么去复活他?”

    略作沉默,玥卿冷笑道。

    她父亲当年就是被叶鼎之和百里东君联手害死的,叶鼎之更吞噬了父亲近乎全部的功力。

    也就父亲在临死前,传了最后一道虚念功功力到自己体内,以之为根基苦修多年,方才以非天生武脉之躯将虚念功修炼到第九重圆满,达到半步神魂之境。

    对于死人复活之法虽然听着不可思议,但玥卿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在她们北阙国的古籍记载中就有些特殊的存在,能够将神魂意识依附在某些宝物上长存于世。

    忘忧禅师号称佛门第一大宗,就算没有成就神游玄境,但想来也如同自己这般踏入了半步,拥有神魂长存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以之为根基夺舍转生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叶鼎之当年成就鬼仙,实力无限接近于神游玄境,能留下残念长存同样不奇怪,这就有复活的基础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凭什么去让人复活那个死鬼?

    “因为卿姨深爱着我父亲!”

    笑容越发的灿烂,无心知道这件事情成了。

    如果玥卿毫不犹豫的否决,那他铁定跪下唱征服,可对方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还用多说吗?

    “卿姨可得赶快了,说不定我师父会突然改变主意,将父亲复活过来,而父亲一旦复活,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我母亲。

    一旦父亲母亲见面,卿姨你就又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玥卿开口,无心幽幽的提醒道,表示您得趕快行動,不然又得去做單身狗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

    神色阴晴不定,玥卿最终一巴掌将无心拍进冰层里面,纵身赶往雪月城。

    在执掌天外天和得到叶鼎之之间,她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当年她选择的是前者,然后便后悔了十多年,这次绝不會再后悔。

    而且也只是一个先后顺序罢了,先去雪月城看看无心所言的那个师父是否有复活亡者的手段,然后再回天外天执掌一切,再次谋划东征。

    两者并不冲突!

    反正以自己半步神游层次的修为,再加上虚念功的玄妙,来回一趟雪月城也就十几天的功夫,量那小子也不可能在十几天中耍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本来不想出世的,别看她修成了虚念功第九重,但以非天生武脉强行修炼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这一头白发便是证明,自身已经没几年好活了。

    这般状态之下,自然不想去管那些事情,只是域外宗门这次闹出的动静太大。

    天外天是北阙的遗存,是自己的家,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外天被覆灭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叶鼎之的儿子如此优秀,单凭一己之力就将域外宗门那么多人全部弄昏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她看到了希望,好好将那小子培养一番,说不定真能东进成功,夺回北阙故土,重建北阙国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见玥卿真的离去,白发仙神情怪异的上前将无心从冰层里面拽出来。

    紫衣候也神情诡异,当年大小姐不可自拔的爱上了百里东君,没想到二小姐也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叶鼎之。

    “卿姨也真是的,都这么大年纪了,脾气还那么大!”

    拿下头盔揉着疼痛的脑门,无心忍不住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,老宗主真能复活吗?”

    紫衣候忍不住问道,如果老宗主能够复活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相比起无心,他们还是更加信赖老宗主。

    白发仙等人也将目光转来,面带希冀。

    虽然让亡者死而复生很荒诞,可却也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就有仙人存世的记载,凡人不可能做到,仙人肯定能,也许真的有复活之法存留至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(田某人:又有优质的阿姨要到碗里来了吗?)